全职大坑爬不出来也刷刷龙族黑塔二次元啥的,口味杂的要死。
其实很想写文的但是每次耐心都用不到最后所以只能整天摸摸鱼所以请叫我草稿小天王
其实就是一个深井冰(划掉)
大家来找我玩嘛((((;゚Д゚)))))))

© 洄游
Powered by LOFTER

【肖翔】世界旅行

总而言之ooc很严重啊……因为要开始复习了所以提前祝肖队生日快乐!! 

1.1

    小镇里有一个机械师,是一个温和的青年。

    他戴着一副光洁的眼镜,眼镜下是一双温润的眸子,他总是会用齿轮和发条造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机械,有的是机械旋翼,有的是一些整点时会吐出布谷鸟的时钟。

    所有人在有需要的时候都会去找他,因为即使是小镇里最好的木匠也造不出那些看似活着的生物。

    他几乎改变了镇里所有人的生活,从他一年前旅行来到这里开始,人们的生活就因此而变得截然不同。

1.2

    他有一个美丽的妹妹,她的皮肤白皙长发柔软,总是吵着他陪她玩儿。

    机械师先生总是轻轻笑着回绝,因为他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要干。

    在工作室的最深处有一个沉睡的躯壳,是他用黄铜一点一点雕刻研磨出来的,那是一个英俊的青年,有着精致的五官和挺拔的身材,机械师先生特地在他的关节上装了旋钮,让他可以自由运动。

    他在那个青年的胸口装上一圈圈的转轴和齿轮,希望这些精密的机器可以替代人的心脏。

1.3

    当他还在大陆上为重病的妹妹寻找药品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年轻的冒险家。

    冒险家是一个英俊的青年,但总是缺根筋,他的方向和机械师先生的方向一模一样。

    机械师先生在第一次遇见他时就觉得生活因此而改变,那是一个晚上,冒险家背着似乎很重的包裹,他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就这样看着北极星的方向走着。

    他的神色很倔强很骄傲,似乎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一个人旅行。

    他回头看向他时还不满地抱怨,你谁啊,为什么要跟着我。

    机械师笑笑,也许我们只是同路而已。

    高挑的冒险家警惕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如释重负地说,好啊,一起走。

    冒险家的眼睛很美,就像是沙漠里黝黑深邃的夜空。

    就像是囊括了所有的璀璨和奇迹。

1.4

    这是一个困扰了机械师先生很久的问题。

    虽然在冒险家眼里,他总是能够解决一切问题。

    机械师先生抚摸机械人偶微微阖上的眼皮,要怎么样才能让你的眼睛变得和他一样漂亮呢?

    他尝试过给它装上打磨得最光滑的黑曜石瞳仁,他尝试过放入最最深邃的黑水晶。

    不过都失败了。

    是很璀璨,是很华丽,的确那些珠宝可以在月光下折射出薄薄的光辉,但是那些奇迹都已经不见了。

1.5

    在冒险家找到能够治好妹妹的药品时,他们踏上了归程。

    他们一起穿越悠悠只有商队的沙漠,飘过停驻满了艳红火烈鸟的河流。

    每当冒险家无法爬上悬崖,或是看不清迷雾中的路,机械师先生总是会用这样那样的机械来解决这一切困扰着冒险家的问题。

    冒险家睁大了眼睛,用微微上扬的语调轻快地说,哇,你好厉害啊。

    只是你没有想到而已。机械师先生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只是看着冒险家惊奇的表情轻轻笑了笑。

    他伸手摸摸冒险家毛茸茸的脑袋,然后再次出发。

1.6

    嘴角是机械师先生最满意的地方。

    微微翘起的骄傲的弧度,和冒险家一模一样。

    那种笑容那是么迷人,掺杂着一种醉人的异香。

    虽然是用金属打磨的,但是看上去下唇的弧度依然是那么柔软。

    机械师先生温柔地抚摸着它的脸颊。

    马上,马上就能让你活过来了哦。

1.7

    机械师先生以为他能和冒险家一起一直走下去,先是回到小镇去,然后和妹妹一起旅行,直到世界尽头那缀满闪耀星辰的雪山。

    但是他没有想到,他们会如此风淡云轻地分开。

    那是一只不大不小的商队,几个人牵着几匹背着货物的骆驼,为首的商人很寡言,他身边的商人带着礼貌的微笑。

    冒险家和他们攀谈了起来,至于内容,机械师也不记得了。

    只是当冒险家听到商队的终点时他惊讶的说,你们竟然去王都?

    寡言而俊美的商人轻轻点头,他说,一起?

    冒险家忙不迭点头,又转向他,你去王都吗?

    不,他只能低头,我得回到我住的小镇,我的妹妹在哪儿等着我。

    冒险家想了很久,他抬起头。

    对不起,我也有很重要的是去王都。

    等我好了之后,我会来找你的。

    但是他再也没有回来。

1.8

    他把粘稠的机油倒进它胸口的容器里,轻轻盖上盖子,在盖边拧了拧那纤细的发条。

    嘀嗒,嘀嗒。

    他抓住它冰冷却修长的双手。

    嘀嗒,嘀嗒。

    他想起冒险家美丽的眼睛,想起冒险家那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好看的轮廓。

    嘀嗒,嘀嗒。

    求求你,回来吧。

1.9

    第二天早上的天气很好,黄鹂也在树叶间鸣叫。

    机械师的妹妹用红色的发带扎起柔顺的长发,哼着歌去叫哥哥起床。

    她推开门,用清脆的声音大喊,哥,起来了!

    没有人回答。

    哥?

    你在吗?

    机械师从工作室里走出来,眼眶有些凹陷,看起来格外憔悴。

    他带着歉意笑笑,对不起,刚刚我没怎么听。

    她叹了口气,抓起哥哥的手。

    走啦,去吃早饭啦。

    机械师想了想那一个晚上没有动的人偶。

    他看着宝蓝的天空笑了。

    果然还是代替不了你啊。

    现在,你也是否看着这片天呢?

2.0

    嘿,你怎么连地址都不说呢?

    我来找你了。

    


评论 ( 1 )
热度 ( 7 )